城南城中

2025,苏黎世。

方锐大大生日快乐!!

ww占tag抱歉!!仅是表达一下祝福,还望不要嫌弃😝

1120点心大大生快!!

11.11 江波涛生日快乐!!

小萌新一只,不知道说些什么(划去)

江波涛看似没有什么抢眼的地方,但是,轮回没有他,联盟没有他,是万万不可以的。

他被人成为“万金油”,被人称作“周语十级”的附庸,轮回想把他包装成战术大师,都有人嘲笑他只不过是更能理解周泽楷的战术安排而已,嘲笑他还不够格。赛场上,属于他的应援曲子因为不常出现被唱的零零散散。

但是,他的实力蕴藏在细节中。

他是联盟人缘五星、老少通吃的外交人才,他是绵里藏针的狂剑士,他是在周泽楷之外决胜的关键。

没有他,或许也没有我们面前的强大的轮回。

没有他,就没有赛场上那个无论胜败,都谦谦如玉微笑着的身影。

没有他,轮回家一样温馨、欢乐的气氛,又会减少几分。

有多少人会忽视他?

实际上,当我们走近他,他的光芒不亚于任何人。

还记得颠倒黑白半夜看全职的时候,江波涛在场上力挽狂澜,扛着粉丝们“不能输”的压力,一点点努力的时候,真的特别感动,敬佩。

他值得敬佩。

呜哇,看到了半天也并不清楚自己都说了什么(捂脸)半夜排头系列!!

11.11,九点水先生生日快乐!!也祝大家光棍节快乐,买买买清空购物车:P

【苏沐秋生贺】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生贺?


从此苏沐春夏冬,再无苏沐秋。

第一次看到这句话,半夜哭的不像话。

就是这样,在原著里还没有看到你的名字,却早已听说了你的名字。

真正的神枪,真正的一叶之秋的搭档。

如果你没有死,双核时代的开启是属于你的;

如果你没有死,联盟最佳搭档称号是有你一半的;

如果你没有死,王朝也是属于你的。

还有好多好多,属于你的。

只可惜没有如果。

我们明知道着不可能实现的如果,却又是还在期盼着如果。

十年荣耀,还好你存在于叶修的荣耀里,让我们还能记住你,缅怀你,追寻你的踪影,在全职那个因为年龄和更迭变新的电竞圈,还能记住本该十年前就出现的全职神枪。

感谢虫爹,创造了这么好的你,创造了这么好的全职。

斯人已逝,幽思长存。

你永远就在我们的心里,和荣耀一样。哪怕走了下一个十年,我也会骄傲的和别人提起“嘿,你听说过全职高手吗?”

给天上的你,第一个生日快乐。希望你能收到我小小的祝福,哪怕只是温暖一刹那。

神无月生贺(短小一发)


神无月郁生日快乐!!

打的名字这么严肃都陌生了的样子……郁君生日快乐!!赶着末班车来一发小段子,许久没有更新的我(貌似也没有人看啦)是甜的哦!!是甜的哦!!是甜的哦!!(重要的事情说三遍)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“郁君,生日快乐!!”

“啊,谢谢泪!!呜哇,真的是超开心呢,又长大了一岁!又向大人迈进了一步,可喜可贺!哟西,以后无论是偶像和运动,都要更加更加――更加的努力!!”

“呐,泪??”

“……嗯,郁君,一直都很努力,也很优秀的!!”

“……最喜欢郁君了。努力的郁君,帅帅的,是女孩子们常常说喜欢的类型呢。”

“泪?”

“但是,郁君是我的,拒绝任何反驳!!”

“……欸??泪……你最近……都看了什么??”

“阳说,开小号潜水于粉丝之间,可以更加了解自己的搭档!!”

“……哈哈,泪,有时候粉丝们看到的我们,都只是我们好的一面哦?如果你想了解我,看着我就可以啦。”

“这样的话,无论好的我,还是有缺点的我,你都会知道的哦。而且,只有你知道。”

“嗯嗯!!无论只能是我的!!”

看着泪突如其来的欺身上来,郁顿时惊讶起来,然后又释然了,安心的抱住怀里的人。

果然,有什么样的前辈带出来什么样的孩子吗??(×)

……不过,感觉还不错。郁在怀中的人耳边轻轻亲了一下。

【海隼】假如错过(be大概,慎点)


小城子卖刀子,自卖自夸~现写现卖系列……

没错,太太们没看错,就是be,我要做海尼生贺中的一股清流……(被拍)

之前的那个假如错过的春始春系列的第二篇。请相信,我是真正的cp粉!这一切都是因为爱他们爱的深沉……(再次被拍)

如果能接受,请↓(●—●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又是一年。

海伸手“次拉”一声撕下一篇日历,望着上面的日子不禁愕然了一下。

“今天是生日!预祝自己又长大了!嚯呀……这么快就变大人了呢,要有大人的样子哦!”上面还有年初时自己用深蓝色笔圈上的印记。

啊啊……完全忘记了呢,真是有点意外之喜。这个生日会过的怎么样呢?

海挠了挠头,抻着腰向泪的卧室走去。

那个前阵时间被捡回来的小孩子,已经意外的完全融入了这栋房子。

……但也不要是这种程度的融入好吗。

海无奈的看着眼前死扒着被子不肯醒过来的少年无奈地叹着气。

“泪!快点起床!”

“哗啦”一声掀起被子,不出意外得到了泪的惊呼。

“海……魔鬼……”泪不满的嘟囔着。

“才不是魔鬼啊,快点起床哦!”海伸手把作势又要向床上躺的泪伸手拽起来。

……刚才,内心冒出了什么感觉?

似乎,在他这样做后,应该有个人,迷蒙着声音叫他的名字,对他撒娇。

怎么可能啊。根本没有这个人。眼前,就只有泪吧?泪可是一直叫他魔鬼……

真是奇怪的事啊……海晃晃脑袋,把不该有的思绪都抛却到一边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海最近又多了一件需要费脑筋的事。

万事屋的委托,海可以肯定自己能胜任,爽朗地对着顾客说“请教给我吧!”但是这件事不是这个范畴的。

他被星探邀请去做偶像这件事,就是他苦手的范畴了。

讲真刚听到的时候,海吓了一跳,愣愣地指着自己的鼻子,半天却只问出来了一句“我吗?”

面对着星探一脸深沉,眸子却闪个不停的行为,海没有来的感觉到了慌张。

用含糊的话语和笑脸搪塞着面前的人,以让人信得过的大哥哥形象著称的海,心底却产生了一丝逃避。

……偶像什么的,怎么想都和自己不搭边吧?

本以为安静下来的星探,却突然把闪闪发光的眼睛转向了海的身后。

“啊,这位少年,你愿意和我签约,成为一个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海就条件反射地把泪拉到自己身后。

“不行!绝对不能打泪的主意!”

风在吼,马在叫,海哥在咆哮。

“……偶像吗?”星探和刚打理好自己出来的泪两个人都是一蒙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最后海还是没有答应星探的邀请。

试图找出了很多理由,比如自己有万事屋的工作,需要满世界跑;比如自己要照顾弟弟妹妹,抽不出来时间;比如泪的事情还迟迟不能解决,自己一直在担心;比如自己确实适合哥哥,却不适合偶像……

各种各样的理由被列出来,可海还是无法劝说自己的内心。

那种没由来的畏缩,到底是什么?

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内心,去看了那个组合的演出。

……嘛,就当是为了看泪好了。

海这样的劝说着自己。

当眼光一个个掠过那些队员的海报时,海的眼神却不禁在看到那个白色的青年时愣滞了。

“呐,海~魔王大人想喝红茶哦~”

“呐,海,今天超想好好休息的,所以,这些简单的工作就拜托你了哦~”

“呐,海,为什么要拦着我去找始~海不可以阻绝我对始真挚的爱!”

“呐,海……真是温柔呢,是在给那个孩子写信,对吗?”

“呐,海,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哟~所以,想吃海买的哈根达斯——”

“呐,海,今天的夜空好美啊。”

“呐,海,如果我们在别的世界分开或是永不交集,会怎样呢?啊,疼!不要打我的脑袋啊——”

“呜啊!海?”

海愣愣地望着海报上英姿飒爽的白发青年,一句句无比熟悉又陌生的对话闯进脑海。

最后的一声,是在他的印象中无数次出现的,被他拽了被子唤起来后迷蒙的声音。

呼唤着他的名字。

对着他撒娇。

跟他分享所有的事情。

……霜月隼,这个人,到底是谁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熟悉的歌曲,熟悉的舞步,熟悉的情节。

海坐在观众席上,眼神却无数次迷茫。就像他曾经无数次站在那个舞台上,跳动着相同的舞步,向他的粉丝挥手。

……怎么可能?

演唱会终于结束。粉丝们兴奋地讨论着刚才的曲目,而海急迫于寻找一个答案。

后台,泪正和他年少的搭档郁一起,互相为对方卸妆。

“……海?你来看了,我们的演唱会?”发现海后,泪惊喜的笑着站起来,询问道。

这样的表情,是从未在以前的泪脸上看到过的。

“哦哦,这位就是海桑吧?泪常常跟我们提起哦~晚好,Procella的叶月阳~请多关照~”一个红头发的青年蛮有兴趣的手肘拄着椅背,侧过脸来。旁边灰蓝色眸子的青年呆毛不安的翘了翘。

“阳!和海桑说话要有礼貌啊……啊,抱歉,我是Procella的长月夜,那个,虽然阳看起来很轻浮,实际上是个稳重的人!还请不要在意他的态度!”名为夜的青年不安地鞠了个躬。

“唉?我会给人这么不好的印象吗?”名为阳的红发青年皱着眉头转过身,不满地发问到。

“真的有啦!所以说,要对海桑礼貌啊!不要总用轻浮的语气……”

“啊啊啊,我错了夜,不要生气啊……”

……这两个人是新婚小夫妻吗?海无奈地看了看那边放闪的两个人,转过头试着问了一下在他看来还蛮靠谱的郁:“抱歉,我想问一下,那个白头发的人,不在吗?”

“啊,海桑是说我们的队长吧?”郁很快地答道,转而又无奈地笑了笑,“隼桑,是个很神出鬼没的人呢……只要他想玩的话,我们谁都找不到他也管不住他呢……不过他很厉害就是了,根本不用我们担心,所以这样的次数多了……也就放心的随他去了。”

……啊,这样啊。真是个随性的魔王大人呢。

如果,自己当初答应了星探,这位魔王大人就会是自己的搭档了吧?

被自己的这个突然间的想法惊到了的海,晃了晃脑袋。

哪怕现在,自己还是和当初一样的观点。

那样的人,和自己大概也不会有什么交集吧?一定又是他的一种苦手。

而且,世上哪有什么如果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转角暗处。隼望着逐渐走远的海,眸色深邃地闪动着。

呐,名为海的青年,你相信世界上是有平行世界的吗?

或许,在那里,我们密不可分,又或许,我们只是这样的,萍水相逢。

魔王大人可是不信命定的哦?

但是,还是逃不出这个蝴蝶效应的掌心。

自从海决定了不做偶像,这个世界的因果就逆转了。

……真是遗憾。

想必,在别的世界,他会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、最不可分离的人吧?

低下眼眸,白色的发丝遮挡了难得没落的神色。

既然我们无缘,那只能祝别的世界中,我们安好。

隼转身,走向海刚才出来的地方——和海相反的方向。

TBC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感觉对不住自己的良心。。。

如果真的不合适的话,还请太太们说出来,我会把结尾改成he的!!

其实本心就是想搞搞事儿。。。有和 @布偶团子🍡 好好讨论了要写he还是be,结果还是没控制住自己。。真的很抱歉。。

最后,带着特别厚的脸皮,给海桑送上生日快乐!!还请各位不要寄刀子。。。

啊,希望有人能帮我收尸。。。_(:з」∠)_

【春始春】假如错过(大概算是虐文,慎点(●—●)


最近总想搞点事情(●—●)估计是已经被自己逼疯了……

突然想到系列!虽然是虐文,但相信我是真挚的cp粉!!相信我!!

希望看完后关注了我的太太不要双关。。。不要寄刀子。。。我就满足了。。。

最近心情压抑中(-ェ-)。o抽风进行式请见谅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风丝和煦,丝丝绕过一丛丛的草茎,绕出满满的碧绿,弥漫在空气中。

好的天气,最适合睡觉。

始抬手掩住嘴,毫不忌讳地打了个哈欠。

所谓体育课,也没什么可以锻炼的。早就会了的那些东西,再独自练习已经没有必要了吧。

而且没有别人的陪伴,体育课就会变成一件想被逃避的苦差事。

始似乎很久都没有想过,试着去交一个朋友。别人都用着敬重的语气,暗地里传着他的事迹,虽说平时他的身边着实聚集了不少的人才,却没有一个是朋友一样的存在。

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?啊,大概是王与臣的相处模式吧。

怎么说也不是朋友。

朋友,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呢?

起码不是把始抬得太高,始坐着他就只能站着似的。

而是可以并膝长谈,哪怕是些无营养的话题,会让他厌烦,也比没有那个人好。

不过,已经模糊了。关于那样的,朋友的定义。

把制服袖口的扣子全部解开,始放松了一下手腕,晃晃脑袋,想要把突然冒出来的奇思怪甩出脑海。

真是的,怎么突然会有这种想法。

似乎,在模模糊糊的记忆中,有那样的一个人?才不是啊。

“砰!砰!”球碾压草茎的声音从耳边传来,一步步逼近。

始皱着眉睁开眼望去,一个足球在据他眼前几步处慢慢的停下来。

啊,远处跑过来了一个绿色的人影。

“啊啊,抱歉呢,睦月君,没有打扰到你吧?真的很抱歉呢……”眼前跑的气喘吁吁的人拄着膝盖,扶了扶要滑落的眼镜,脸上带着歉意地说道。

这个人始认识。名字大概是叫……弥生春?

和他的名字一样,绿色的人呢。据说人也是十分厉害,在学校里是略有名气。

“啊……没关系的。”始舒开眉头,淡淡的回了句。

“没打扰到睦月君真是太好了呢。那,请继续休息吧,打扰了。”春抱起球,带着歉意和客气地再次道了歉,然后,转身,离开。

在那一瞬,始突然有了以前从未有过的冲动。

比如,叫出春的名字。

比如,问问他为什么要那么客气。

比如,告诉他,长手长腿的他真的不适合玩球。

比如,想拉着他,来一场促膝长谈。

始被自己脑海里的各种想法惊到了。是在满足自己刚才脑中关于朋友的臆想吗?

真是奇怪呢。不存在的事情,就不要胡思乱想了。什么时候,自己变得脆弱时会在心里无条件的接受一个不熟识的人?

风再一次吹过草坪,映出躺在其中的人的身影。草尖弯过腰,微微抚动着始的脸颊。

始正过脸,开始了他珍贵的午睡。

……总之又不是一类的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啊,弥生君,足球拿回来了。话说真是让人望而却步啊,我们的‘国王大人’就躺在那儿。”

“一如既往的让人不敢接近的气场啊。”

“啊,确实呢。”春无奈地推了推眼镜。“确实让人望而却步。虽然说很想多说些话来着……”

面前的朋友们面面相觑。

“厉害了春!居然会有这样勇敢的想法……”

“劝你还是不要了!说不定会被国王大人一直厌烦下去什么的……”

“所以说,只是想想啊。并没有真的那么做……”春无奈地叹气道,开始略有些笨拙地运球。

“砰!”球在空气中奔腾出生猛的弧线。

……因为,又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。

TBC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篇无后续,打了tbc是因为……或许还会祸害祸害其他几对搭档。。。求不扇!!不要扔刀子!!

哪怕这样还是要厚着脸皮欢迎指错……

最后的最后,就当可以看不见我了。。。(●°u°●)​ 」

【水无月生贺】小魔王的阴谋(日常向,大概郁泪??拖稿产物)


快7月了才想到把下篇码出来。。我有罪。。

都不好意思把标题打出来了。。

假装是6月系列。。真的是因为我家断网了!!(๑˙ー˙๑)看我认真的脸!!请不要打!!

如果有在等这一篇的太太真的很抱歉。。也极有可能没有等的,毕竟拖了半个多月。。(还好意思说……)

人物官方的,ooc我的。。

如果能接受的话,请↓(๑˙ー˙๑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在闷热而诡异的六月,月之寮中一片寂静。

接连两起严重性失踪案件……不,是三件……使得在场的众位人心惶惶。 这到底是灵异事件的突发,还是另有隐情?是人性的堕落,还是……

停!!请划去以上假开头!!

“泪那小家伙,在搞什么啊?”海凑过去,双手拄着膝盖,无奈地叹道。

“嘛嘛,很有趣不是吗?”隼颇有兴致地眯了眯细长的眸子,愉悦地笑着说。“和泪泪的故事啊,有这——么多~想都想不完呢~”

隼伸出双臂,在胸前画了一个完美的圆弧,尽力把它撑大着。“比如说一起偷懒,一起学习魔法,一起和D君聊天——啊啊,不是的哟,是在一起好好工作、学习哟~”

众人寂静。

“不该说的说出来了呢,隼桑。”夜有些看不下去这样的尴尬,出口道。

“根本就不是什么该不该说吧?那家伙根本就是故意的啊,夜!我说你,每天都在教坏泪什么东西啊?!”阳颇为气愤的环起了双臂,皱着眉头冲隼喊道。

“……隼,我要认真考虑一下,以后不能让泪和你待在一起了。”海直起身,颇为严肃地说道,语气中带上了一点点无奈。

不行哟海,隼其实很温柔的,大概!某种意义上的!所以,不可以把我和隼隔离的!

“唉?海~好无情呢~没有可爱的泪泪调戏……陪伴的日子,可是很寂寞的哟?魔王大人会烂掉的~”隼好像和我想到了同样的事情,向后一仰靠在三人宽的沙发上开始打滚,附带着小委屈语气。

“……你啊,真是的,拿你没办法呢。”海再次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“等等?海桑?关注点不对啊?隼桑刚刚有说出了什么对吧?调戏泪什么的……”安静了好一会儿的郁君忍不住发出了声,顺带十分震惊的左右看看。

“啊啦?没有说那个词的哟?魔王大人说的是陪伴~对吧?”

“哈?有说的!!”

“是真的没有哦~郁是有在吃醋吗?”隼强制性地打断了郁君的话,顺带……算是调戏了一下郁君??据阳说,他对夜用这样的口气说话时就是调戏。

不爽中。等到郁君找到礼物的时候,我也要调戏他!然后再……

“嘛,当务之急是找到泪给大家的线索,完成任务吧?”始叹了口气,把大家拉回了正题。

“啊啊,对啊!!要先和泪玩这个游戏,他才会出现吧?所以,要加油了呢!呐,新,对吧?”葵也回过神来,附和道,顺带拍了拍一脸与世无关的新。

“吸溜——啊,是的呢。加油——”新把自己从草莓牛奶中解放出来两秒钟,再一次咬上了吸管。

“……新,你就不能感情丰富一点吗?”阳再一次看不过去的发出了吐槽。

“明明有很期待的哦?我可是很激动的哦?”

“完全!看不出来!”

“所以说阳真是不会察言观色。明明我家葵就能明白的。”新再一次咬上了吸管,语气中带着不屑,貌似又有着一点骄傲。

啊啦,葵脸红了呢。“新、新!”

“嗯?怎么了吗?脸红的王子殿下~”终于放过了吸管的新,又盯上了葵发红的脸,嘴角带着难得的诡异笑意。

“啊啊,不要这么说我啊新!总、总之,还是先找线索吧?”葵慌乱的挥着双手,把话题强行拉回。

“哦哦!大家一起加油吧!目标:找出泪!”活力担当的小驱首先蹦哒了起来,不过一秒后就沉思起来。“但是……要从什么线索开始找呢?”

“比如说,我们在泪心中的形象,经常一起出现的事物——什么的?”春推了推眼镜,嘴角带着温柔的笑意开始推理道。

“事不宜迟,那就按春说的开始吧?”始从沙发上站起身来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呼呼,游戏开始了呢。

好期待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午4:10。“啪嗒。”

“啊,驱桑!!快看快看!”恋兴奋地冲着冰箱开始喊起来。

“小一点声啊,恋,万一把什么东西吓跑了就找不到了哦。”驱略带埋怨地把食指放在唇前,比了个“嘘——”的手势。

“唉?什么东西?会有什么东西?活着的、什么吗?”驱的举动貌似让恋有些不知所以然,但也跟着比了个“嘘——”的手势。

“嘛嘛,谁知道了呢?那可是泪啊,虽然并不想说,但他可是隼桑亲手祸害……不不不,是教导出来的小魔王啊!”驱一脸正经的靠近了恋,压低声线轻轻的说道。

“……驱桑,不想说的说出来了。”

“没有!才没有!”

“啊……”

“绝对没有!”驱把脸别在一边,赧红着脸还在话语上倔强着。

隼桑的强行回收话语技能get~呼呼,不要只说我哦,驱~

“啊哈哈……并没有要说那个的意思啊,只是想提醒一下,驱是被恋叫过来的吧?恋,是有发现什么吗?”郁很无奈地挥了挥手,果然,正经的事还是郁君做起来最帅。

“啊啊,对!居然差点忘记了!”恋立马恍然大悟的样子。“看这个!‘给驱!’貌似是红豆包哦!”

恋一边说着,一边把袋子拿出来,脸上挂着“哇哈哈快来夸夸我”的得意表情。

……残念。

“……残念。”驱看着恋,嘟囔了一声。

“啥、啥?驱桑?!(ノ ○ Д ○)ノ”

“啊啊,先不说那个,我要看看!”驱双眼放光地踮着脚从恋手里接过红豆包,不舍得打开袋子一样左看看右看看。

“那个,要不要打开看看?”郁君指了指袋子,提议道,“里面貌似还有什么的样子哦?”

“唉唉?真的吗?”恋驱齐刷刷把脑袋凑到一起。

四只眼睛都在放光呢。郁君,被闪到了,好辛苦。

“啊哈哈,不要一起这样看我啊……”

“啊啊,找到了!呜~哇~!游乐场的一摞优惠券!有各种项目的,还有冰激凌店、关东煮店等等的优惠券!呜哇!!泪,大好人!人生满足了!”驱抱着红豆包和优惠券,满足地开始了碎碎念,脸上已经扬起了幸福的光辉(?)。

“……驱桑?”

“啊,是前段时间工作场地的小姐姐给的呢!那个小姐姐,貌似是、泪的粉来着?”郁君也凑过去看了一眼。

“呜哇,果然是泪,小天使啊!这样的宝贝都舍得送给我啊!”为什么在擦袖子?……呜哇,真的哭了呢?

“(ノ ○ Д ○)ノ驱桑??”

呼呼,满意了就好哦~

我也是很开心的哦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午4:39。公共休息室。

葵的新款梳毛刷子,get。

新的铃鼓,get。

黑田、白田、大和的梳毛服务,get。

“新真是好厉害的直觉呢,全部都找到了。”葵一边梳着大和的毛,一边感叹到。

“当然了葵——新君想做什么就能做到对吧——”新愉悦地咬着另一盒草莓牛奶的吸管,棒读中。

……哪怕这样也能感觉到你的得意哦?新?

“所以说,你那么厉害,我和夜的呢?”阳靠在一边的沙发上,和夜大眼瞪小眼。

“不是我家葵,服务不承包哦——”新扬了扬手中的草莓牛奶,发出空旷旷的声音,只有吸管在“滴溜溜”地转。“葵——没有草莓牛奶了——”

“不许再喝了!今天冰箱里的草莓牛奶已经加在蛋——糟糕!”葵正想像往常一样皱起眉头训训新,结果却意外的停住了。

“嘘——NG words!”×3。

“是是,明白了!”葵慌乱地把手指放在唇前,比了个“嘘——”的手势。

“嗯嗯。”新瘫回沙发,摩挲着黑田的毛。

“……所以说,夜,我们的份要怎么找?”阳无奈地回过头。

“(´∇`)~唉?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啊啦,夏日迷人的气息却混杂着躁动的热流,如果没有海亲手买来的哈根达斯,魔王大人就不想工作呢~”隼躺在地上打着滚(??)。

……气氛不对吧?!

下午5:03,始的卧室。

始的和风扇子和小提琴谱,get。

春的眼镜和眼罩,get。可以方便熬夜工作后的休息~

海的足球衫和一些毛绒小玩具,get。小玩具可以送给海的弟弟妹妹们哦~我可是很细心地和隼挑选了很久呢。海是很开心的,虽然从沙发下拿出来的时候,始的嘴角抽搐了一下,春推了推眼镜。

……我可是有全部看到的哦?

还有,隼的礼物……答应了和他舍弃!!吃布丁!!吃郁君买的布丁的时间!!陪他下次去演唱会给始打call……

虽然很舍不得,但是隼说他有很好的秘密计划,忍不住就凑过去听了。等到听完,已经来不及了。

唔……总之,只要最后大家开心就好。

“啊啊,这是始踩过的地板!始睡过的床!始用过的茶杯!始……”踏进房间的那一刻,隼就开启了痴汉模式,满地打滚。“啊啊啊,全部都是始的气息!好满足~★”

看着赖在地上的隼,海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唉?无计可施了吗?

“隼,满足了的话就快点给我起来。”始看着还在地上打滚的隼,无奈地揽过了这份重任。

“不不!关于始的一切,是永远、永远不会满足的!啊啊,始~”隼立马变了声调,死乞白赖地躺在地上。

“真是的。人就在你面前,为什么还要去摸各种东西?”始放下茶杯,走过去,向着隼伸出了手。

啊啦,隼的脑袋上冒出了小星星,好绚丽的颜色哦。

“啊啊,L.O.V.E. hajime  love!!!得到了始的牵手!!”

始的额头上暴起了青筋。“你给我正常点!学会好好说话!”

“咔嚓——”一声把正在聊的欢的海和春惊得齐齐转过头去。

“……死而……无憾了……”隼有气无力地承受了铁爪功后,脑袋上冒出了更多的星星。

“隼?!”海几个健步直接奔到了隼身旁。

“啊啦,真是干脆利落的解决方式呢,国王大人~”一直在旁观的春嘴角带着笑意给了始一个wink。

“ha-ru-”据驱说这是很危险的叫法呢。

“啊哈哈,是leader哟~始?”

“嗯?”始摩挲了一下手指,并没有放下铁爪功的手势。

“始,那样可是很危险的手势哦?看着它我就有些不敢说了呢?”春推了推眼镜,牵强地笑到。

“就算我不放下,也拦不住你的嘴吧?什么事,快说。”

“嗯,好吧好吧,被嫌弃了……就是啊,始是怎么看泪准备的这个惊喜呢?以前那个孩子,连自己的生日都会注意不到,结果现在已经是会给我们准备惊喜了,总有种感觉,孩子已经长大了呢~”春看着始,笑着一句句娓娓道来。

“嘛,确实是呢。有很大的成长啊。”始坐在床边上,又端起了茶杯,但是并没有喝。“不只泪,恋、驱、郁都是呢。虽然在我们看来,他们永远是孩子,是Gravi和Procella的年少组,不可替代,也不可缺少的分子。他们的成长,是可喜可贺的,我们就好好享受这份惊喜吧?”

“是呢~”

“啊啦,让泪泪听到,可是会害羞又感动的哟?万一不好意思了,小寿星不愿意出房门了,就不好办了哟?”隼突然从一旁冒出来,嘴角笑得调侃而肆意。

“哦呀,真是被吓到了呢。”春不禁拍了拍胸口,吐了一口气。

“那真是抱歉呢,春——”

“……所以说,隼,你又做了什么?是让泪能看到我们做的事,对吗?”抓住了重点的始皱了皱眉。

“啊啊,和机器不和谐的他一定会说‘是魔法哦?’实际上就是有监控器可以让泪看到我们,这样的。”海无奈地从另一边冒出来,“果然啊,你和泪提前商量好了吧?还把始也拐走了。这就不是惊喜了,完全是惊吓了。真是的……”……呜,惊喜失败了吗?

“海,什么是敏感词汇懂吗??”隼伸出食指,比了个“嘘——”的手势。

“哦哦?”

所以说,大人什么的,一点都不喜欢。

完全被看透了。嗯……估计是有始和隼两个参与者的原因?对,大概就是这样的。

但也不要提前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啊,那样可就没有惊喜了。

可是有好好准备了所有的礼物呢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午6:00,全员礼物送齐。

阳的胡萝卜和木鱼。原本有想过送一本杂志,据说阳很喜欢看,但是隼说我还是个好孩子,所以不可以去买那种杂志。唉?是什么样的呢?好好奇……但是不可以去买,夜会生气的。

夜的厨房菜谱和一套学习用具。夜看到了很开心呢,嘴里说着“可以尝试新菜品了!”恋驱(我)看起来也很开心哦~

郁君的礼物,暂时保密!

还有给大的礼物,但是只能在工作的时候给他了。貌似和奏桑开着车离开了。没有给大一个惊喜,好遗憾啊……

“泪?在吗?”房门传来“咚咚”的敲门声,郁君的声音迷迷蒙蒙地传过来。

“在。”

游戏结束了,到了出门的时候呢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所以说,泪,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啊?!”阳抱着小木鱼露出了欲哭无泪的表情。

“唉?但是感觉很适合阳的。。”我偏了偏脑袋,发问道。

“……嘛嘛,也是一片心意呢,谢了哟~但是泪,下回不要再有我=和尚这种错误的判断啊!”阳靠回沙上,无奈地晃了晃头。

“满足吧,阳。泪送给我一个‘残念转化器’什么的……”旁边传来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,恋蹲在地上貌似已经双眼无神了。

??我送错东西了吗?那个是隼亲手做的,据说施加了魔法,应该会很有用的!难道是。。。把残念转化成了颓丧?!不要啊!

“不是还有发夹呢吗?你最爱的发夹,也可以给爱酱带上试试看的!这可是你嘟囔了好久的那个发夹哦……回回神儿啊恋!马上要吐魂了,我可救不了你了!”蹲在他旁边的驱一直安慰着他,直到忍不住地晃起了恋的肩膀。

“对对!啊,不能让爱酱知道她帅气的哥哥有颓丧的一面!”恋,自我振作中——

“那个,抱歉?”我犹豫着,歪了下脑袋说道。

“用不上给他道歉的——哪怕有转化器也拯救不了pink的残念啊——”新在一旁悠闲的补着刀。

“哈?你说什么?”

“恋,新。”突然出现的始让人不禁吓了一跳。

“始?”“啊啊,始桑,抱歉!!”“抱歉!”明明很有默契的两个人啊,还总是要吵架。

“嘛嘛,放过他们吧,始?”春从始身后走出来。笑着对我说:“真是给了个大惊喜呢,泪。”

大家貌似都看了过来。

“嗯!因为是成年礼,所以我也是大人了,想要感谢一下大家。只是我收礼物是不够的,也要让大家一起感觉到快乐!”我开心的扬起头,“因为,是一家人啊。”

屋子里暖暖的。莺君欢快地啼鸣了一声,拍了拍翅膀。

夜第一个笑了。“说得对呢,泪。很喜欢你的礼物哦!恭喜泪,是大人了呢。”

“哈哈,本来是我们准备的惊喜,却被泪领先了呢。那就一起来——泪——”葵转头看着大家,把手放到嘴边合成一个喇叭状。

“生日快乐!!”

“喔!!可喜可贺!!”恋驱两个人早已经蹦哒起来,绕着公共休息室跑起了圈,然后“喔”地击了个掌。

“葵——可以给寿星上蛋糕了——”

“新,不要只惦记着吃啊,好歹要问问泪吧?”

“呐,泪,想吃的吧?蛋糕?”新“哗——”地一下凑过来,瞪大着眼睛,里面写满了“快说想吃我好想吃快说想吃我好想吃”。

“嗯,想吃。”我弯了弯嘴角,说道。

葵叹了口气。“真是的……新——”

夜在一旁露出了很慈祥(?)的笑容。然后被阳一把拉了过去,捂住了眼睛。

“呜啊啊!!我家的泪啊,真是长大了,长大了……”突然间,海抬起袖子,颤抖着声音,呜哇,在哭呢??

“海真是傻爸爸呢~”隼弯着嘴角,伸手摸了摸海的发旋,“但是,确实很让人感动哦~魔王大人都要哭了呢~”

阳眼疾手快地拦住了隼作势要抹眼泪的举动:“感动得要哭什么的就给我打住吧!今天这些事都有你参与吧?”

“啊呀啊呀,被看出来了~”

“完全没有一点歉意或者不好意思!”

“阳——帮我端下菜——”

“啊啊,马上来,夜!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呐,泪,可以许愿了。”葵弯腰把草莓色的蛋糕和布丁放在桌子上,露出爽朗的笑容,柔声说道。

“想给大家,还有礼物都拍一个照片。”迫不及待地,我直接说出了最想做的事。

“不错的想法呢……但是,泪,我的礼物,没有找到哦?”郁君疑惑地伸出手指,指了指自己。

我晃了晃头。“已经找到了哦,郁君。”

“嗯?在哪儿?”

“在这里。”我伸出了双臂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奇迹泪泪,参上!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把自己当作礼物送给郁君了~”终于说出来这句话的我,欢快地对着郁君扑了过去,抱住了他。

“啊哈哈,我最喜欢这个礼物了哦,泪。”郁君回抱住我,在耳边轻轻说道。

呼呼,等我给郁君送礼物时,一定要先调戏他,然后再,来一个大大的熊抱。

成功了~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那边的小情侣,来拍照片了哦!”恋驱两个人早已经起上了哄,海又开始抹起了袖子。

“是是!来了!”郁君拉住我的手,带我走到大家的身边。

“三——二——一——咔嚓!”

END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终于把end打出来了。。不容易不容易。。

我估计我的脑细胞和那点文笔已经不够存活了。但是海桑的生日也不能不搞事情!如果有太太看下去的话。。

感谢把这一篇看完以及按了红心的太太~你们是天使(づ ●─● )づ感激涕零中。。

流量党暂且确认存活中(划去)

team月皇/前华樱会

P1:

柊翼 cv:平川大辅 (Tsubasa Hiragi)

血型:A型  身高:184cm  生日:12.24

享誉世界的柊一族的继承人,前华樱会首席,team月皇的队长。

本是分家凤家的弟弟,被爷爷带到了本家中培养。从小到大过着规矩而拘束的生活,因此性格不像凤树一样自由,但也因此会更稳重,没少为凤树打理摊子。和凤树本是双胞胎兄弟,却因为此事而产生了隔阂,柊畏惧面对过去的自己,凤树追求自由,而没能挽回柊。最后经过一波三折终于和好。

小时候就和哥哥凤树一起跳舞,对音乐剧产生了兴趣。会弹钢琴,是在柊家练出来的。

曾有过一段时间和凤同居。住在柊家给凤树的别墅里。

决定了自己要走的方向,不再打算在家族的负累下走一条被安排好的路。已经决定了随月皇遥斗去百老汇参演,因此放弃了和team月皇其他成员的毕业公演,由星谷代替。

还有,是个很认真,严厉却又温柔的人,是他的前辈和学生共同有的印象。

关键词:温柔,认真,背负家族使命,凤树他弟(已经是胡想乱写了。。。请不要在意!!)

P2:

凤树  cv:诹访部顺一  (Itsuki Otori)

血型:O型 身高:186cm  生日:12.24

被邀请加入了华樱会,因此而实行他的自由式的改革。曾有几集被怀疑为是主人公的男人。

柊的哥哥。柊分家凤家的长子。其爷爷为柊家人,为了疏通柊的心灵而邀请凤加入华樱会。当年很舍不得柊翼离开,主动打招呼却被隔开了距离。

因为不能接受绫薙学院音乐剧的死板定型,见到了有人成功就会有人失败的残酷而选择离去。因此team月皇给前辈的表演时只有四个人。

一直默默关心柊。对自己的学生们温柔鼓励,良师更是益友。甘愿为他们能上台演出而退出华樱会,也因为他们的努力争取而同意回归。

凤树是让team凤结合起来的不可或缺的枢纽,没有他,就没有他们五个人的交集,没有星屑的叛乱与热血,没有高校星这个故事。他了解每个人的闪光点,哪怕不在身边,也是激励他们的指明灯。

住在柊家分给他的房子里。有一架钢琴,在team凤去举办毕业聚会时为他们弹了一曲。

关键词:自由,热血,温柔

P3:

涟朔也  cv:羽多野涉  (Sakuya Sazanami)

血型:O型  身高:186cm  生日:7.29

前华樱会中的爽朗硬汉形象。家中是开合气道馆的,被称为“地球中最强的男子”。但是曾在运动会上败给了辰己的黑暗料理。。。(划去)

很宠着楪,可以说是最了解他也是关系最好的??不太确定。。

关键词:爽朗,硬汉,合气道

P4:

楪•克里斯蒂安•利恩  cv:鸟海浩辅  (Lion Christian Yuzuriha)

血型:AB型 身高:176cm  生日:9.02

曾在法国住过很多年的归国子女,有着法国人的浪漫情怀。很开朗,豪放。喜欢闹,喜欢玩,同时也很喜欢凤树和有凤树在的team月皇。但思想里也认为不能动摇传统。

教导方针是“以一个共同目标为队伍的前进方向。”因此造成了扬羽的脆弱,自满,以及以自我为中心,不断的模仿。

经常会用撒娇一样的口吻说话,日语中混着很多法语,习惯上也依旧没有改过来,因此被晓很认真的提出来了很多次。

关键词:归国子女,贵妇人气质(??)

P5:

晓镜司  cv:森久保祥太郎 (Kyoji Akatsuki)

血型:B型  身高:168cm  生日:6.05

柊推。(不)
和柊是室友,是个很认真的好孩子。傲娇款,口是心非。因为凤的离开而有了一个不完整的team月皇而一直无法原谅他。不能接受他的改革论和自由论。但是如今关系已经缓和了很多。

因为在第一季里对凤组的苛刻态度而受到了很多谴责。其实官方一开始的设定就是背黑锅、凤柊助攻。。还是要体谅体谅这个傲娇孩子嘛~

对后辈们也许是严厉易怒的角色,但也是很体贴他们的。

经常被凤调戏。(bu)

关键词:认真,傲娇,可爱(没错,私心哟~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预祝高校星歌剧第二季完结!!

下一季又不知道会盼到什么时候了。。完结的有些伤感,虽说摊上了个后妈官方,但大家还是爱的~

本来想赶着零点发出来,结果没打完。。残念扑街_(:з」∠)_

拖了几个月的人物简介也终于完成,也到了没人用得上的地步。。起码留着做个留念吧?还要期待下一季的他们,期待下一季的重逢和未完待续的故事。

啊啊,我都说了些什么。。跑题的不只一星半点。。总之,感谢愿意看我啰嗦到这儿的太太们!!(合掌鞠躬)

大前辈组/アンシエント(不太懂怎么翻译。。求知道的太太科普~)

大概是柊一届华樱会的前两届。

P1:
月皇遥斗  cv:子安武人 (Haruto Tsukigami)

血型:O型  身高:187cm  生日:11.3

比海斗大了4岁的哥哥。父亲是著名的舞台演出家,母亲是能代表日本的女优。

被誉为音乐剧界的王子,一直十分出色,因此吸引了很多粉丝,也遮掩了很多人的光芒。

从绫薙学院初中部升到高中部毕业。曾是华樱会的首席大人,初中部的时候更是一个参加了各种社团全能的传奇。 目前决定自己的方向,在百老汇发展。虽然会有在日本一年的舞台空白期。并且带走了柊翼(划去)

虽说一直是以很成熟的样子出现在大家面前,其实是个弟控。一直在默默的关心后辈们。 是个很理智的人。用鱼住的话来说,“一定什么事都像他所料一样在那样笑着吧。”

是个自由人,某种意义上和凤树有点相似。(个人意见。。。有可能极其不靠谱。。)

关键词:王子,优秀,海斗他哥(第三个是个人私心,求不打)

P2:
鱼住朝喜  cv:森川智之 (Asaki Uozumi)


血型:B型 身高:185cm 生日:8.23

学生时代十分优秀,现在在业界被称为“绝对的第二王子”。仅次于月皇遥斗,也因为一直被遥斗压制住而有压力。
和月皇遥斗是初中入学时认识的好友。关系很好,但曾经因为鱼住从初中时就看中了凤树,结果却被月皇抢走了而想要单方面绝交。当时是剪刀石头布定输赢的。。。。因为如此,鱼住决定再也不出石头(不太记得清??如果错了还请见谅_(:з」∠)_)了。。
对待后辈时是很严厉的大哥哥,实际上很温柔,关心后辈,宁愿当做恶人也会为他们考虑。
虽然看起来成熟,实际上有时会有小孩子气的一面。十分欣赏凤树,十分喜欢凤树,十分推崇凤树(重要的事情说三遍~)
大概属于傲娇款,和遥斗说过了几百次要绝交,可还是会很在意他。因此被双叶大我吐槽说“真是孩子气啊”。

关键词:傲娇,第二王子(求不扇),外冷内热,凤树推

P3:
双叶大我  cv:保志总一郎  (Taiga Futaba)

血型:O型  身高:168cm(如此可爱的身高~~)  生日:3.14

童颜。在某个drama里说过“小小的招人可爱才是我的卖点!”结果被鱼住毫不留情地吐槽了。
虽然看起来小,实际上是四个人中最靠谱、最成熟的一个人。经常会变成类似于管家的角色,负责安抚鱼住(凤树推)和早乙女(遥斗推)。安抚原因见括号(●—●)大概是这样吧??

工作时和蔼可亲,被称为“歌之大哥哥”(好想吐槽。。。)但有时也会出现太严厉而被称为恶魔的一面。是个冷静的思维派。自来熟的类型,因为主动搭话和早乙女成为了朋友。(其他两只是不是搭话上的并不知道。。)
经常喜欢吃各个时令和各地的美味。

关键词:冷静,平衡派,童颜,和蔼可亲,自来熟。

P4:
早乙女律  cv:置鲇龙太郎  (Ritsu Saotome)

是个小少爷,因为认识到自己的中性美而十分自恋。认为能和自己的完美相并列的只有月皇遥斗。
一般情况下不会夸奖别人。大概是实行“实力不够的就没有太大的必要去关注”这样的完美主义??总之一开始对二年级育成资格候选生是这样的态度,但还是很尽心地在指导。
在京都(貌似是??如果错了还请指正~)有一套房子,指导时三个人都暂住在哪里。不是什么别墅,是普通的居民区。但想必也不会太便宜。。。看看咱大天朝首都的房价就知道了。。(●—●)
被双叶带到很喜欢吃各种时令小吃,但看官方的图,估计很喜欢喝红酒。(猜测而已)

关键词:完美,自恋,遥斗痴汉,优雅

【南条生贺】证南条在高校星中的角色和角色成分度(迷之存在的一篇?)


脑洞清奇,数学证明题一样的存在??总之,请慎点。。短的可以和段子一拼。。不不,这就是段子吧?!

为了庆祝6.17南条生日快乐!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2017年绫薙学院粉丝部试题)
条件:请观看《高校星歌剧第二季》。

问:南条圣在高校星歌剧中是怎样的一个角色?请证明。(满分10分)

解:南条圣是一个冷静旁观者,看热闹者以及助攻的。

证明:

∵南条为team涟的成员,
         
∴他在第一季中没有戏份,第二季中没有主角光环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∵他不是队长,(划去)
         
∴没有参与到各种大三角、各种发糖发刀子中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
∴综上所述,南条是一个看热闹的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 另:根据课外辅物lofter上的同人来源,曾出现过圣廉同人。但由于没争过官方,所以退出了历史舞台。据测可能复出,但依笔者所看,希望不大((●—●))。
       
  ∵(REFLECTION)²=(TERROTORY)²,
       
∴南条圣≈虎石和泉
      
∵虎石和泉为第一季主线故事(凤组过关模式)旁观者之一,
     
∴南条圣为第二季主线故事(收集宝藏)旁观参与者之一。
     
∵南条没有竹马,只有一个队友,
    
∴南条圣<虎石和泉。
   
∵“愁那家伙,可真会装啊,但是个有趣的家伙呢。我迷上他了。”来自北原廉。
   
∴南条失去一个队友。
    
∴南条圣=南条圣+0。
   
∴南条圣为货真价实、童叟无欺的旁观者(_(:з」∠)_)。
   
∵星谷悠太+辰己琉唯+十文字良亮+南条圣+扬羽陆=阿列克西斯之影训练队,扬羽陆抗拒星谷悠太,
   
∴此等式不成立。
   
  为使此等式成立,
  
∴辰己琉唯靠近星谷悠太,南条圣同时靠近。
  
∵“顺便一提,我认为他退出对我来说却是好事呢。”
 
∴星谷悠太靠近扬羽陆,期间抗拒拦路的蜂矢聪。
 
∴此等式最后成立。扬羽陆与星谷悠太互相靠近。扬星达成。
 
∵“廉真的是被空闲吃得死死的呢。”(大概是这样说过??但貌似意思差不多。。)
 
∴北原廉+虎石和泉+空闲愁进一步成立。
 
∴南条圣为助攻者。
 
∴得出结论,南条圣为旁观者,看热闹者及助攻者。

-

批阅:满分10分,得分5分。
 
         此题需从官方出发。首先得出南条是星路成员,其次,南条为演员候选人,再次,为明确追逐目标者。且自带热血、轻浮、坦率、个高、长的帅、声音好听等属性。

         答题者舍本逐末,且证明过程不全,颠三倒四,有逻辑错误。

         忽视了重要南条成分:“顺便一提~”(口头禅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阅卷者:南条圣粉丝后援团

End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莫名就冒出了这样一个脑洞。。我知道写出来的成果容易被打。。

请忽视各种逻辑错误!!权当看着玩了_(:з」∠)_扑街不起

如果有太太看到哪些话有所冒犯的话,十分抱歉!!

最后,祝南条圣6.17生日快乐!!希望看到这篇不要打我。。(草率收尾中)

多占tag抱歉!!